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蘇彧燕回的小說 第4章_安博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漫天黃沙的戈壁中。

馬蹄聲在一條淺淺的溪水邊停下。

「最近巡視也沒發現突厥人的身影,應該好好休息一陣子,打了這麼些年的仗,總歸他娘的安生了,不過那幾個蹦躂的突厥人,交給我便是,省的老祖宗擔心你這個寶貝疙瘩。」身形魁梧的男人蹲在小溪邊,邊捧水往臉上澆邊說道。

李蘇彧坐在溪邊的枯枝上,目光跳向遠方,聲音平直:「別聒噪。」

身影魁梧的男人皺起濃眉頓了下,然後起身,繼續聒噪:「你這小子怕是被剛剛那汴京來的小娘們勾住魂了吧,竟與二叔沒大沒小的。」

李蘇彧唇微扯,掀眸看了一眼魁梧的男人,開始笑而不語。

「不過是官家的一枚棋子,你就別厭棄人家,小姑娘也是可憐人。」魁梧男人苦口婆心的說了這麼一句。

李雋山說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又透着些許的傷感:「這些年咱們李家為了保住邊疆,該犧牲的,不該犧牲的都犧牲了,沒想到最後老祖宗想要給你一個家世顯赫的媳婦,官家竟這般態度,真是讓我們李家滿門寒心啊。」

李蘇彧聞言,沒做聲。

李雋山繼續說道:「不過老祖宗也是,這北疆沒有姑娘了嗎,非要往汴京找一個來,想想你在鄆城也是有不少姑娘想嫁的,就是這些年戰況讓你沒有那個心思,不過話說回來,蘇彧,你就沒有心儀的姑娘?」

李蘇彧屈起一條腿踩在枯枝上,胳膊搭着膝蓋,眉峰本能的輕蹙:「二叔不知老祖宗的心思?」

李雋山點頭:「二叔怎會不知?老祖宗就想着待你娶了帝京世族中的女兒,就讓你留在汴京,這北境只有大雪,風沙,還有震天的戰鼓和廝殺,就連戰況平息,也是無盡的荒涼,想想你的父母,你的三叔四叔還有哥哥弟弟,全部葬送在這塊土地上,就連你二叔我,撿回一條命也是個廢人,我們全家就盼着你能給李家留個後。」

「李家現在全是老弱婦孺。」李雋山語重心長的說完後,手重重的拍了拍李蘇彧的肩:「此番老祖宗失算了,自古飛鳥盡,良弓藏,官家這也是忌憚咱們李家,絕對不會讓你有一個實力雄厚的岳家。」

「所以二叔就說那姑娘也是可憐人?」李蘇彧站起身,腳步聲沉穩有力,給人一種很很強的壓迫感。

「可憐歸可憐,又不是我們李家造成的,進了咱們李家,我們客氣點就行,待回鄆城後,咱們就給你張羅你喜歡的姑娘,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嘛。」李雋山不着調的說著。

——

大漠中的驛館,入夜後冷氣不斷的往裏面灌入,歲秋把窗戶給關上,轉身看向燕回。

「姑娘,你還滿意嗎?」

燕回神情淡漠,自顧自的在翻閱着一本冊子,眼皮都沒有掀一下:「滿意什麼?」

「姑爺啊,奴婢本以為姑爺是五大三粗的粗人呢,沒想到比大公子都還要俊朗幾分。」歲秋很是滿意那位李家二郎。

燕回在聽到大公子的時候,神情有片刻的怔楞,她合上手中的冊子,放回木盒中後,說道:「北境算是大胤最貧瘠的地方了吧,若是把中原那些帶動至北境之地,應該……」

「姑娘,你這是要做什麼?」歲秋立即打斷燕回的話:「若是讓李家的人知道我們經商,會看不起我們的。」

燕回端起茶盞,手指輕輕的摩擦着茶盞表面,淺笑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經商怎麼了?李家若真看不上,大不了就給我一封和離書就是了。」

歲秋擰眉。

燕回又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每一行甚至是每個人,不分高低貴賤。」

「姑娘,你每次說的話都讓奴婢很費解,甚至覺得姑娘說的話太過驚世駭俗了。」歲秋焦慮啊,要是去了李家,姑娘說一些不着邊的話可怎麼辦?

燕回並沒有打算與歲寧繼續談論下去。

正是此時,外面又響起馬蹄聲。

歲秋一聽,連忙走到窗戶邊,從窗戶的縫隙里看到是李家剛剛的隊伍又折回來了。

「姑娘,是姑爺誒。」歲秋細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