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命之運 命之運第三話 僧殺在線免費閱讀_安博小說
◈ 命之運第二話 初入紅塵在線免費閱讀

命之運第三話 僧殺在線免費閱讀

中原武林西方的偏遠地帶,一處幽深山谷之內有片詭譎萬分的黑暗森林。

密林之中有一處不易被發現的神秘宮殿。殿門猶如無底深淵張開血盆大口,欲吞噬一切。

「啟稟主上,名單第一頁上的武林人士皆收到令牌。」大殿之內,站着數道布滿殺氣的人影。

屏風之後的寶座之上赫然出現一道模糊人影,霎時令原本陰森的大殿更添三分冷意。「發放第二頁令牌的同時,繼續找尋鎮魂釘的下落,禁樓絕不允許鎮魂釘落入他人之手。」陰森沙啞的聲音說完,模糊人影慢慢消散。

「徐老,探查鎮魂釘下落的任務,你來處理,一旦有消息,切記不可輕舉妄動。」慕容貞轉身看向大殿角落裡郎中扮相的老者。

這老者原是藥王谷藥王棄徒,加入禁樓時間較早,慕容貞故尊稱其為徐老。

「哼!老夫又不傻,不用你說。」徐老扶了扶挎在身上的藥箱。接著說道:「泯喆不在,還真以為自己是禁樓首席嗎?不過為第三席而已。」說完舉着『懸壺濟世』字樣的長幡揚長而去。

慕容貞稜角分明的臉不由自主的抽動幾下,握着刀柄的手也緊了緊。

「呼!」隨着一聲嘆息,慕容貞些許不滿的神情漸漸恢復正常。

只見慕容貞踏出大殿大門之時,身形不動,轉頭環顧了一番殿內其他人。

「各位,爾等不是為我效力,而是為禁樓效力,請收起各自鋒芒。」慕容貞一字一頓,伴隨雙眼目光犀利,盡顯鷹視狼顧之相。

北武林極北之處,有一閣樓,聳立於山巒之巔,海天交匯之處。

閣樓有聖光環繞,縹緲于山間白雲之上,宛如仙境。

此地名曰:天涯海角。

正是那北武林隱世高人縱古橫今·華陰陽隱居之處。

南宮無疾緩步來到天涯海角內閣門外。

他身着華服抖了抖衣袖對着大門作揖,蒼白的面容,如若久病未醫。

深邃的眉眼,反倒流露出英武之氣,顯得和蒼白面容格格不入。

樓閣內的人,好似看到了門外作揖的無疾,傳來一句悠遠之音。「無疾,稍作調整之後便可下山。」

南宮無疾自小被師尊華陰陽撿到,華陰陽發現他體內魔血肆虐,元神心魂不穩引發各種病症,以耗損自身元功的方式長年為他壓制體內的魔血,華陰陽雖非無疾生身父母,卻讓無疾感到捨命也難以報答。

天涯海角內閣深居。

漆黑一片,屏風下的燭火搖曳輕顫。

華陰陽端坐於琴案前,光源無法穿透的房內,只有端坐撫琴的那人背影。「此次下山,代表已然有成,但,想有所作為需尋心而去,修心正氣,方達大道。」

華陰陽伸手護住顫巍的燭火,印在薄紗上的身影越發單薄。

「你體內之魔血現今雖被壓制,但隨着功體的強大,這魔血也在變強,日後不知是福是禍。」華陰陽低下頭,將手略微抬高,垂下的眼皮里的黑瞳深邃又如古井。

「那該如何?」南宮無疾嘆了口氣,臉色顯得更加慘白。

「吾有一好友,名曰八品千金·儀少棠,此人修為深不可測,通岐黃之術,此番下山可前去拜訪。」居內琴聲再次響起,熄滅的燭火再也映照不起那人的樣子。

不等南宮無疾答話華陰陽又言:「命也,運也,無疾,前日為師為你卜卦,算出你之天命之機將至,望好自為之。」

南宮無疾一愣,他將微微抬起的頭壓下去了幾分,神色凝重便再次作揖。「徒兒天命不論為何,必當親身受之。」

南宮無疾拜別師尊,回首看向天涯海角,似有說不出的思緒。

這一夜南宮無疾腳步堅定,走向一闕未知結果的天命,行行復行行,終點誰定,落葉紛然,像是要掩蓋看不到前路的一夜,這一葉,覆在南宮無疾的肩頭之上,使得堅定的腳步顯得沉重,沉沉復沉沉,始終難定。

步入紅塵,山間山下柳如煙。

萬丈天瀑位於中、北武林的交界之處。

距離很遠就能聽到萬丈天瀑轟轟隆隆的聲音,似千軍萬馬震耳欲聾。

忽見眼前瀑流壯觀,氣勢磅礴。萬丈天瀑倒垂山巒之間,映入眼帘儘是水霧雲霞。

南宮無疾穿行於天瀑山野之間。

在嘈雜的天瀑之聲中間,似有似無地傳出舞槍之音。槍鳴之聲刺破天際入耳。

駐足聽聞的南宮無疾尋音而去,就在走近的時候,不遠處的山間小亭映入眼帘。

小亭中,一人槍走游龍威風凜凜。

「紅塵青山兩無別,快意恩仇一劍書,七弦輕挹江湖事,寒梅飄作天地雪。」伴隨爽朗詩聲,南宮無疾步入亭台一觀槍舞乾坤。

「小可尋音而來,欲探君之槍道。」南宮無疾一邊說著也不忘躬身行禮。

入畫、眼前金色槍頭閃耀奪目。

那人紫色衣衫單薄矗立在紅色檀木桌前,一方槍匣安置於腳邊。

檀木桌上的香爐白霧輕起,香味順着兩邊的涼風吹入南宮無疾的鼻腔內,這山澗里悠悠的花香夾雜着檀香提了幾分神,讓寂靜空間導致的煩悶不再入心和髓。

舞槍之人停下動作,鳥鳴再起,不甘落後的飛鳥們再次啼鳴於深幽處。

那人一聲輕嗽,眼珠望向越發貼近的南宮無疾。

巍然山峰斜脊,槍者悄然,他在盼望在這茫茫世間邂逅知音,如子期於伯牙,知音更知君。

「尋音而來?便請親身感悟我之槍音為何。」那人自稱行戈止攆·艾天,話落覆手揮槍,槍動如撥弓之音,一揮響一鳴,似平崗激湍流,盪出山間二人論音之道。

紛亂中,南宮無疾凝神細聽槍者之音。

「心中無塵,槍即俠心。」言語間,南宮無疾手中真元凝聚,忽現溪水成形,水上波流成弦,信手一揮水弦擊清河,竟使水柱逆沖瀑布倒流一瞬。

與此同時艾天舞槍之手由急入緩,槍勁之氣恰如激流奔川海,盡斂一身殺氣,借用飛來水滴,揮槍一送,苔石留下一線水痕。

「小可南宮無疾,見過先生,先生之槍音,其勢如水,攻則四海翻騰雲水怒可謂上乘,可惜先生槍音之中殺戮太重,忘了滴水穿石之柔。」南宮無疾負手而立,任由裙擺在風中輕輕揮舞與那被驚落的柳絮同落。

「說得好,吾這好友就是殺戮過重,汝之修為不凡也。」先聞其聲後見其人,一人身穿一襲藍色長衫自密林中走出。

「無意打擾雅興,白水真人·萬孔方這裡施禮了。」萬孔方緩步輕踏,他從南宮無疾的談吐和對武學修為上的認知,隱隱覺得此人不凡。

「見朋友對修為之音如此精通,不知師從何門呢?」萬孔方一頓,手指輕點,便對天拱手詢問。

「兄台贊謬了,小可只深學古今大道,故而賣弄了。」見狀,南宮無疾作揖回禮。

這時,被晾在一旁的艾天擺了擺手,連忙打斷二人的對話。「不知道,南宮兄弟是從何處而來,又欲往何處呢?」

「相逢即是有緣,相忘便是江湖,何必刨根問底?這時只需好酒相送便罷。」不等南宮無疾搭話,萬孔方遞來酒罈。

「哈哈哈,說得在理、在理,相逢即是有緣,南宮兄弟今日便與吾二人不醉不歸相忘於這江湖。」艾天接過酒罈爽朗而笑。

南宮無疾聽完艾天的話也不扭捏,盡顯豪邁,仰天而笑後接過酒罈敬向艾天二人,隨後對天仰頭豪飲起來。

細雨蒙蒙中三人席地而坐,喝酒吃肉,談天論地。

「二位兄台,小可有事詢問還望不吝賜教。」南宮無疾放下酒罈向二人作揖。

艾天性情直率,拿起酒罈就是仰天痛飲。「這是說的哪裡話,有何事情便講出來,我等必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實不相瞞,小可久病纏身欲找尋名喚儀少棠的高人救治,兩位可知否?」南宮無疾吃了一口肉接著說道。

「久遠前隻身封印聖邪魔窟·雙魔的八品仙誰人不知,不過已經退隱武林了。」艾天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艾兄,下一步我便前往武林各處找尋儀前輩的下落。」南宮無疾將壇中余酒一飲而盡。

三人酒足飯飽後,萬孔方因有要事先行一步。

「即便找到八品仙下落,沒有引薦,你如何能順利見到前輩?」見萬孔方走遠,艾天開口詢問道。

「家師華陰陽與儀少棠前輩乃是故交。」南宮無疾如是說道。

「原來如此,當年我與華前輩有過幾面之緣。」艾天得知南宮無疾是華陰陽的徒弟,對他的好感不由多了幾分。

次日,依舊陰雨綿綿。

一道黑色人影憑空而現,無聲無息。

那人,緩步而行,手中撐傘,遮擋了面目。

那道人影緩步走近,每走一步,無聲,無感,唯獨那細細雨滴竟懸空而定一瞬,此景甚是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