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命之運 命之運第四話 算計在線免費閱讀_安博小說
◈ 命之運第三話 僧殺在線免費閱讀

命之運第四話 算計在線免費閱讀

萬丈天瀑不遠處,佛門·慈海草舍之內了寂與了慈二僧談論着佛經。

「僧者也曾步履佛途,如今罪業滿身何不棄惡崇善重歸佛祖膝下?」了慈殺機臨身,確是榮辱不驚,一杯清茶相遞,仿若面前非敵是友。

了寂接過清茶,未飲一口,卻是搶先發問。「仗我年長,便以師弟稱你,師弟說貧僧罪業滿身,不知何為惡?何為業?」

「惡為行,業為果,正如人吃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互相吞吃,生生死死,互相吞殺,報應無窮,惡業惡習與生俱來,窮盡未來,永無休止。」只見了慈典出《楞嚴經》,本欲佛法相勸,卻見了寂先言佛法。

「造殺生之因,必結被殺之果。以此之言我殺之人不過前世食羊之人,前世為羊之人今生因我了斷因果,當算功德。」了寂一語搶先,破了了慈勸解之語。

了寂不待了慈再言,更是口出判佛之語。「罪業何人而定?佛?因何知曉?親身經歷?若是,歷經十惡可稱佛否?若否?佛又何知曉罪業如何?」

一句一問敲打了慈佛心,更對佛法不屑一顧,可又記法於心。

「惡狼食羊,飛鷹博兔,亦是眾生性命。善惡同源,是非一旨。云何故棄善崇惡,有違法性乎?」步步緊逼,句句誅心,了寂邪心論法終是破了法蓮相護。

「棄惡崇善,有違法性;棄惡崇善,有違法性;棄惡崇善,有違法性。」由於茶中被了寂下了使人瘋癲之藥物,加上不斷敲打佛心,口中不斷呢喃,了寂最後一語,使得心中佛理佛法一瞬崩毀,頓生走火入魔之像。

「殺。」一聲殺,了慈掀桌而起。

身後佛劍應聲出鞘,卻是殺機滿布不見佛者慈悲。

桌倒茶傾,未傷了寂分毫,更是不見滴水沾身,面對劈面佛劍,更以佛珠相抗。

「師弟,除魔衛道,方是僧者本色啊!」了寂此刻竟是面目猙獰,早已沒有了平日的佛顏。

佛珠纏劍,狠招戾式迸發而出不留喘息之機,走火入魔亂了章法的了慈慢慢處於下風。

佛珠纏鬥,本就亂了章法的了慈猶如提線木偶,更因走火入魔殺心熾盛,手中佛劍緊握不松。

數招過後,了寂看準時機佛珠卸力了慈連招,導致了慈身形一時失衡。

「師弟,放下屠刀,往生極樂。」言語間,厲拳轟擊面門,滿目鮮血飛濺。縱使走火入魔也難承巨力轟擊,了慈步步後退。

就在兩位僧者動武扭打之時。

一股強勁壓力由遠及近,飛沙走石間打亂了佛心,掀起了殺意。

草舍之外,陰雨綿綿,一道黑色人影撐傘而現,那道人影緩步走近草舍,每走一步,無聲,無感,唯獨那細細雨滴竟懸空而定一瞬,此景甚是詭異。

頓感殺意的了寂自草舍之內飛竄而出,了慈雖心神不定,也能感知殺氣,緊隨其後。

就在兩人離開草舍之時,一支攜帶強大氣勁的玄箭直擊草舍,受到箭勁衝擊的慈海草舍隨即崩塌。

不及反應,天外,近前,又一箭。

了寂最先做出反應。

只此一瞬,了寂猛推身旁的了慈,了慈受力向前三步,追命一箭擊中了慈左腿。

回過神來,一道黑影肅立於了慈身後。

傘脫手,懸空,黑影雙掌狠厲擊中剛剛中了一箭的了慈。

突如其來的黑影,讓人猝不及防,沒有被察覺,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任何氣息,一切都感受不到,只有那狠厲的雙掌擊出的時候,能察覺到些許殺意,只有和那黑影對視之刻,才能感覺到無邊無際的殺意。

黑衣殺手隨即便是狠招厲式,斷骨之聲響起,了慈佛劍應聲落地。

一旁了寂踏足一跺,地上佛劍順勢入手。

再抬頭,魔心赤眼儼然一副入魔景象。

握劍一瞬,了寂魔心湧現狂性大發,劍氣如同開閘泄洪噴發難休,身影穿梭劍鋒擦身,血肉橫飛沾染草舍周遭,慈悲佛劍竟在此時削肉剔骨反噬其主。

黑衣殺手停下手中動作,冷眼旁觀着了寂的發泄。

隨着瘋魔一般的發泄過後,了寂終於鬆開本不屬於他的劍,嘴裏嘟囔着。「師弟啊師弟,你給我講什麼破經,掀什麼桌子,動什麼劍啊!」

了寂拿起地上了慈的袈裟,木木地擦了擦血淋淋的雙手,隨手又扔在地上,嘴角揚起滿足的微笑,這笑容讓人不寒而慄。

「你們二人為何出手?這可是貧僧的獵物。」了寂有些瘋癲的看着黑衣殺手。

黑衣殺手見任務已經完成,沒有理會了寂,轉身離開了。

了寂從懷裡拿出一塊刻有「殺」字的令牌,往劍身上隨手一丟,幽幽地看着自己的傑作,彷彿在欣賞一卷不世經卷,沉迷而癲狂。

一番品味後拿起倒在地上茶壺,對上嘴喝了一口殘茶,才緩緩離去。「終究還是佛法不深。」

與艾天分別後的南宮無疾不停腳步,欲趕往五福客棧,據艾天說那裡是武林消息的集散地,有可能打探儀少棠隱居之處。

不知過了多久,南宮無疾看見遠處有一個破敗不堪的草舍。

當越走近草舍,越能聞見一股血腥味。隨即快步前往查看。

「大師,大師,這……」南宮無疾被眼前的慘狀着實嚇了一跳,入目一瞬,被劍定在樹上的了慈,周身傷痕數處見骨,仿若告知這滿眼猩紅來處。

南宮無疾拿起那劍柄處懸掛的令牌。心中泛起怒火,這是何仇何怨?下手竟如此狠辣!

「你是何人?安敢下此毒手?」了寂殺人後換了衣衫,帶着幾個小和尚返回草舍。

其目的就是在人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傑作,滿足自己作為殺人藝術家的心理。

怎料有一男子出現在草舍。

突如其來的了寂看見南宮無疾手裡拿着令牌便喝道。

「大師,小可遊歷至此,偶然發現這位大師遇害,此乃誤會。」南宮無疾上前一步,想解釋清楚。

「休得胡言,了慈師弟究竟怎麼得罪施主,竟下手如此狠毒。」不由分說,了寂雙拳出擊。

南宮無疾且戰且退。「大師切勿動手,請聽小可一言。」

「還有什麼好說的?了慈師叔無辜慘死,現場就你一人。」

「兇手!」

「了寂師叔,要替了慈師叔報仇啊!」

一旁的幾個小和尚也是義憤填膺的說著。

了寂狠招上手,只見了寂步踏卍字,拳掌交錯間飛沙走石沖向南宮無疾。

南宮無疾見狀,雙手指尖凝結真氣凌空搭劍。

「領教。」手指翻轉,真氣之劍跳動。

一股股衝擊波遊走於了寂周邊,只見了寂揮舞着佛珠。佛珠一下一下的觸動指劍真氣,觸動一次氣勁,氣勁就爆破一次。

數招過後。

了寂突然收勢,上前一步緊盯着南宮無疾的眼睛。「眼睛是心靈之窗,透過施主的眼睛,貧僧能看出施主靈魂深處並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再觀施主劍法,與殺人者之手法大有不同,想必不是兇手。」

南宮無疾見了寂停止動武,隨即作揖。「大師見諒,情急之時,小可不得已冒犯還請大師切莫責怪。」

與此同時,北海之上。

天,昏昏沉沉。

頃刻間,厚重陰雲伴隨詭異的黑色閃電瞬間覆蓋昏沉的天空。電閃雷鳴間天空被一道詭異的裂縫撕開,團團黑氣從裂縫中溢出。

黑氣慢慢消散後,一處神秘的異空間結界出現在裂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