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命之運 命之運第五話 下馬亭在線免費閱讀_安博小說
◈ 命之運第四話 算計在線免費閱讀

命之運第五話 下馬亭在線免費閱讀

空間結界之內三道光束分別映照三把皇座。

一人帝姿斜倚皇座。

此人正是靈界·鬼酆邪冢至高無上的皇者赫連狂梟·鷙王。

鷙王稜角分明的五官配上他鳳翅龍鱗紋的頭冠和身上穿的銀灰色羽紋戰鎧,盡顯不世王者的威武霸氣。

只見他空洞幽深的雙目微睜,有條不紊的盤玩着戴在手上的金色扳指。似乎是在盤算什麼,也像是在等待什麼。

一聲鷹鳴打破寂靜,鷙王所坐皇座頂端卧着一隻黑色的雄鷹。

黑色雄鷹像是受到驚嚇,鳴叫起來。「噓。」鷙王輕撩了一下那潔白無瑕的披風,對着黑鷹做出一個噓的手勢。隨着鷙王的安撫,黑鷹慢慢安靜下來。

「魔氣?」鷙王能感受到一股強大氣壓由遠及近。

原來與會者是魔者,鷙王露出一絲頗有深意的笑容。

一個人形黑霧周身電光纏繞巍然屹立。只見一隻乾枯的手從黑霧中探出。枯手順勢負於身後,黑霧隨即消散。「久仰鷙王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魔窟看來對此次聯盟會議並不是那麼的看重,不知嶄魔能否當家做主呢?」鷙王看清來者後,臉色漸漸昏暗。

「哈,聖邪魔窟由於封印尚未現世,聯盟之事本座足可做主,尊駕是認為本座分量不夠嗎?」嶄魔·絕宏天緩緩落座,斜着魔眼看向鷙王。

鷙王並不想回答嶄魔的話,兩者不在一個境界。

聖邪魔窟由聖邪雙魔共同統治。雖雙魔齊名,但擁有絕對話語權還是聖尊而非邪尊,更何況這個魔窟第三把交椅嶄魔。

鷙王話鋒一轉詢問道。「會議尚差一人,本王沒有那麼多的耐心等下去。」而鷙王的眼神也越發的犀利。

「兩位久等了。」話語落,第三位與會者也是這次三方聯盟的提議者,禁樓的主人御神宗進入結界。

只見他頭戴束髮銀冠,身穿黑色銀紋束身錦袍。滿是肅殺之氣。

「如此次聯盟能順利達成,屆時爭霸中原之後,禁樓願意與諸位平分這塊蛋糕。」那人瀟洒落座。

「那需要本王做什麼呢?」鷙王很有野心,也很是心動。

「禁樓可提供情報,為鷙王進駐中原鋪路,鷙王則需要替禁樓剷除一些礙事之人。」禁樓之主對鷙王說完,又看向嶄魔。「禁樓會儘快得到貴方所需物品幫助魔窟現世,而魔窟現世之後,需要向禁樓提供一些必要信息。」

鷙王盤算之後,點頭示意。

嶄魔沉思片刻,表示同意。

禁樓,聖邪魔窟,鬼酆邪冢三方聯盟就此成立。

一場武林浩劫,正在醞釀。

東海之外的仙島,碧海蒼梧雲霧繚繞。

海面上到處波光淋漓,流光溢彩,加上一抹彩霞入雲,似真似幻。

仙島之巔,雲海迷霧深處梧桐樹叢中的雲頂,露出一個個琉璃瓦頂,恰似一座金色的島嶼坐落於彩雲之上,使雲頂更是絢麗多彩,富麗堂皇。

那裡正是碧海蒼梧五鳳軒翥之首鳳羽平洲·絳珠無缺的居所云頂。

雲頂周圍儘是雲海迷霧,雲海迷霧乃是雲頂的入口,此地在不同時間還會有不同出入口的變化,端賴機緣,方能直達鳳尊所在的雲頂。

這絳珠無缺,此人位列蒼梧五鳳之首,雖是處於中立地位,卻自入世以來,無人敢在其地頭上撒野,更兼此人喜於收藏各種奇珍異寶,武林眾人因有所求,亦不願過於得罪於他。

「哈哈哈……鳳尊,魔愆叨擾了。」黑色的詭紋連帽法袍,帽子下面的面容邪魅冷煞,有帽遮擋只能看見那蒼白的半張臉,雖看不到全貌,但那肅殺的氣質卻掩蓋不住。

就在魔愆來到之時,雲海迷霧突然拆解移位好似機關開啟。

「汝進來吧。」一句幽深之音由雲海迷霧內傳出。

魔愆慢慢步入拆解的雲海迷霧之內。

眼前是狂瀾興濤,吞天之勢,卻是不犯來者兀自奔騰。

「魔愆前來討要香茗,也願參觀鳳尊之歸一樓。」話甫落,在魔愆眼前百丈之遙激起一座雲中樓閣。

滿目白茫茫,聖華之間乍聞一道清亮詩聲。

「金羽化赤瑞,絕世珍寶休。坐看彩雲長,舉意無極周。」伴隨朗聲,一朵金光赤霞由海天盡處閃耀飛出,化作漫天金晶赤冰。

鳳尊,鳳尊,碧海蒼梧五鳳軒翥之首鳳羽平洲·絳珠無缺手持鳳紋雲絲拂塵輕揚間,拂塵之上鑲嵌一顆天下無雙的血珍珠無比奪目。

鳳尊鶴髮童顏目光炯炯、頭戴金頂乾坤冠、一襲赤袂雲袍後披五彩翎羽紋披風以超凡之姿映現紅塵了。

「今日前來怕不是品茗參觀如此簡單吧?有何事情不妨明說?」絳珠無缺有意無意的玩弄着手上的玉扳指。

魔愆笑了笑。「久聞尊駕的歸一樓藏盡天下珍寶,今日是想選購一件珍藏。」

「哦?啊哈哈哈哈……藏盡天下珍寶?此乃謬讚,當不得真,來者是客,閣下請隨吾來。」絳珠無缺啞然失笑。

絳珠無缺帶着魔愆來到雲頂後方懸崖之上。

只見絳珠無缺口誦密咒,手持結印,轉瞬雲霧飄散間,一道接天無形梯自無形轉有形而現。

「請慢看,吾這歸一樓,網羅天下的絕代奇經、遺世秘笈的第一層,名曰:齊籍閣。

第二層則是布滿了像血瑪瑙,藍琥珀,黑珊瑚,五彩水晶,吸收天地精華的靈石,奇珍異寶,稀世之珍的陋寶閣。

而第三層搜神閣放置古今神器,伏天神琴,羿皇神弓,媧皇神石,古皇神斧,軒轅皇神劍,神農皇神鼎……等等等。」絳珠無缺對歸一樓內的寶物一邊做着講解,一邊跟着已經被寶物吸引的魔愆。

「歸一樓之大,珍寶數量類別人間罕見!」魔愆在第一層齊籍閣循環往複的一一駐足。

「如若不曾有入眼之物,那便隨本尊前去別處看看?或是欲請何物,本尊這就去取來?」絳珠無缺見魔愆雖轉來轉去但沒對一物上手觀摩,但魔愆時而背手踱步,時而擺弄帽檐。便不由好奇發問。

「哈哈哈……吾難得來此,不知鳳尊可願讓吾先細細參觀一番,至於所求之物,尊駕不忙,待吾上樓看看。」魔愆似乎心有不甘,但也不做停留快步走上二樓。

陋寶閣之內,魔愆不由感嘆,東海鳳尊的收藏果然名不虛傳。

一層之內絕世秘籍比比皆是,二層陋寶閣更是炫目多彩。哇!這是聖源石?魔愆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一顆漆黑,微微泛起藍光的寶石。

「莫不是看上此物?」絳珠無缺眼見魔愆盯上了聖源石,不禁眯着眼睛看了看魔愆。

「不、不是,只是驚嘆尊駕收藏。真是大開眼界,大開眼界。」魔愆下意識的擦了擦汗。

歸一樓所藏,據傳聞不下千萬件,而且件件價值連城舉世無雙,此傳言不虛。

「這第三層……搜神閣?」魔愆欲言又止。

歸一樓的規矩,沒有鳳尊的許可,誰都不能上這第三層搜神閣。

「這嘛……倒也無妨,雖這搜神閣一般不示人,但聽聞禁樓出手很是大方。請!」只見絳珠無缺手中拂塵揮動,拂塵上血色珍珠轉動,歸一樓最為神秘的第三層搜神閣大門緩緩而開,瞬間門內金光閃閃,一股清聖絕倫的靈氣從門裡溢出。

雖內心無比嚮往,但魔愆暗暗克制。

魔愆整理了一下衣服,神情很是肅穆但隨之而來的是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請。」絳珠無缺伸出手示意。

魔愆快步走進三層大門,雖然已經做足了心理建設,但眼前的無數神器還是令魔愆為之一震。

三層正中間的寶位上的一本刻有鏤空花紋的厚重書籍吸引了魔愆的腳步。

魔愆看的痴了、醉了、無法自拔了。

「魔愆?魔愆?魔愆可是看上了混世籙?」絳珠無缺見魔愆目光獃滯的看着眼前的書,便上前詢問。

不見回復,鳳尊從背後出手輕拍,喚醒看痴了的魔愆。

魔愆此時出了一身冷汗,心道:「好險,不曾想竟露出此種姿態,不過鳳尊此人實力果然深不可測,雖是吾分神在先,此人竟能輕易從背後接近吾,着實駭人。」

「啊!失態了,失態了。」魔愆雖嘴上回答着絳珠無缺,但眼睛還是盯着混世籙無法自拔,如痴如醉。

「實不相瞞,尊駕神器甚多,這混世籙雖好,但九五機關寶盒才是此行目的,不知欲取此物需何等代價?」魔愆轉身看向絳珠無缺。

不待絳珠無缺回答,魔愆又看向混世籙。「尊駕,要什麼?但說無妨。」

「本尊這歸一樓任君予取予求,唯獨這九五盒嘛,本尊着實為難啊。」 絳珠無缺有些無奈,九五盒可是自己的把玩之寶,不予買賣的。

「尊駕,還請行個方便,明示需何代價才能得到九五機關寶盒。」魔愆眼神堅定的看着絳珠無缺。

絳珠無缺不停的玩弄着扳指。臉色忽晴忽暗,似乎是左右為難。「既然如此,本尊亦不能駁了面子。」

「九五盒乃吾把玩之寶,需等價交換。」絳珠無缺雙手作揖。

「等價交換?不知怎麼個等價交換?請尊駕明示!」魔愆思來想去也沒有想到有什麼可以交換。

絳珠無缺雙眼微眯。「不如這樣吧,禁樓欠吾一個人情,吾會在需要時知會於貴方,屆時,不可推諉才好啊。」

「禁樓願欠鳳尊一個承諾,鳳尊應該知道禁樓向來重信。」魔愆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對比九五機關盒的重要性,一個人情也是划算的交換。

「哈哈哈哈哈哈……禁樓重信?好,九五之盒本尊可以給汝。但……如禁樓不守信,本尊亦可收回;屆時碧海蒼梧將對禁樓採取必要手段。」話音落下,絳珠無缺從身後的台案上取出寶盒交於魔愆。

「如此,便謝過尊駕了,在下告辭。」拿到之後,魔愆身形急退,轉眼不見。

「九五盒?禁樓倒是好算計,哈哈哈……此人身份亦有趣,有趣。」絳珠無缺一臉笑意的看了看閣樓中心的混世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