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命之運 命之運第九話 八品仙在線免費閱讀_安博小說
◈ 命之運第八話 靜客先生在線免費閱讀

命之運第九話 八品仙在線免費閱讀

靜瀾山,山嵐環繞,峰巒疊煙架翠宛若仙境,山勢高聳,雲深處,藏有無限神機,非凡人可窺伺。

今日靜瀾山踏上一襲清聖身影。

正是來自北武林的出世修道聖者,聖懺.九曜明夷。

聖懺·九曜明夷一襲白色錦衣,玉帶纏腰,劍眉入鬢,目似寒星,身材修長如玉樹臨立,神情高貴如一輪朗朗明日高懸九天。

「朝雲九曜逸仙客,明夷聖懺隱幽賾,但看九霄層碧落,明辨秋水剪清波。」言語之中,充滿着先天人的風範,具有仙風道骨的氣息。

「聖者大駕光臨,俏芙蓉有禮了。」靜瀾山之上賢雅小築內傳出氣若幽蘭之音。

「紅芳曉露濃,半看池蓮盡。溪邊俏芙蓉,不妨閑弄影。」伴隨清雅詩聲,中原武林四大智者之一,人稱靜客先生的錦繡紅衣·俏芙蓉飄然踏出賢雅小築。

俏芙蓉膚若凝脂,或清、或淡、或白、或黛。裊裊婷婷,宛如出水芙蓉不沾人間塵埃。

「哈,靜客先生是打趣九曜明夷了,此次前來卻是腹中饞蟲作祟;尋香茗而來。」聖懺隨俏芙蓉進入賢雅小築之內。

俏芙蓉示意九曜明夷坐下,只見她用木勺舀上茶葉放進蓋碗,燒開的水淋過,蒸汽攜帶着茶香裊裊上升,使人心在茶煙中漸漸沉澱,腦海一片空寧。

「請。」俏芙蓉沖泡香茗恍如描摹着一幅精緻的工筆畫,一點一點,一筆一筆從心底暈染而出。

九曜明夷品了一口香茗,不禁誇讚道:「嗯…好茶,想吾九曜自負品盡天下名茶,但是自從上次嘗過先生所泡之茶,方知自己是夜郎自大。」

「哈,聖者贊繆了,稍後俏芙蓉願帶聖者一覽賢雅小築周邊美景。」俏芙蓉嫣然而笑。

「甚好,甚好。」

賢雅小筑後花園之內一塘池水綠的彷彿一塊無瑕的翡翠,裊裊水霧升起更顯雅趣。

水裡一群群各色金魚正在歡快的嬉戲玩耍,兩人來到塘邊駐足而觀。

俏芙蓉撒了一把魚食,瞬間塘中的金魚熱鬧起來,只見塘中兩條稍大的黑魚圍攻一條紅色金魚,就在紅色金魚漸漸落入下風之時,俏芙蓉手一揚,瞬間平息了魚兒的爭鬥救下了紅金魚。

「先生,魚兒爭食不免會有纏鬥,為何要出手打破自然規律與法則?」九曜明夷看到俏芙蓉的舉動問道。

「出於善心吧。」說完。俏芙蓉用手指了指紅金魚的身後,九曜明夷順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一小群小魚苗在紅金身後不遠處游曳。「若放任,紅金魚必敗,彼時小魚苗必被黑魚所吞,俏芙蓉於心不忍。」

「先生善心,是九曜明夷不及也,現天下動亂,神秘追殺令襲擾武林,如果先生入世,九曜明夷必當盡綿薄之力相助先生。」聖懺終於說出此行的目的,如今武林盟主閉關,需要有人來維持秩序,靜客先生無疑是最佳人選。

「時機未到,天命不可違,還不是時候。」俏芙蓉輕嘆一口氣。

聖懺得到答案,此次邀請俏芙蓉入世未果,心裏也有了盤算,聖懺若有所思打定心思,下一步就是拜訪武林盟主或是最近風頭正盛的劍宗了,看來接下來的局勢將會更加撲朔迷離。

中原,五福客棧。

南宮無疾一行三人來到五福客棧。

「三位客官,打尖還是住店?」店小二見到有客人進門,快步上前詢問。

「安排三間客房,好酒好菜一併上來,再來壺好茶。」艾天性格直爽,說話聲音很是洪亮,想到了寂是佛門中人不能喝酒,便讓小二來一壺好茶。

前八仙桌,後邊太師椅,桌上放着茶杯。說書人張口就來。

「話說前日午後,天宇峰附近天空呈現一陰一陽,不知是福是禍。」說罷把手邊的幾摞書往上一疊,將手裡的摺扇搖了搖。

「經過打聽,得知這異象根源在定風波附近,那定風波的君子槍嘛……」正說到精彩的地方,說書人便賣起了關子,往椅子上一靠端起茶杯,用杯蓋沿着杯口颳了兩下,然後放嘴邊泯上那麼一口,說書人站起身子,兩手撐在八仙桌上,順手把醒木抓過來,啪的一敲,說道:「各位,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酒館裏聽的意猶未盡的客人們嚷嚷着。這時候說書人又往椅子上一靠,二郎腿一敲,操起摺扇搖了起來,說道:「故事不在多,在精。」

「談大白話,你這麼吊人胃口,真的好嗎?」酒館裏的客人們不依不饒。

「這說書人是談大白話?就是遊走於江湖各地的說書人譚勤,據說他說盡天下蒼生疾苦,鳴盡世間不公。」

「既然譚勤開始白話了,定有大事發生。」

聽到君子槍三個字的時候,艾天心裏咯噔一下。

艾天見譚勤要走,便將他攔下。

「先生,請來一敘。」艾天不由分說的將譚勤拉到飯桌旁邊。

「不瞞先生,君子槍正是家師,事情還是要講完的。」艾天倒了一杯酒,敬向譚勤。

「唉!君子槍是我故交,日前想吃魚了,就去找他,哪知發現他已經遇害了!筋脈和骨骼盡毀,身體上到處都是黑色的指印,奇怪的是每處只有三個手指印記,現場還留下一枚令牌。」譚勤神情恍惚,淚眼婆娑的從懷裡拿出黑色的『殺』字令牌。

「負手絕途!嘶……」了寂故作驚訝的脫口而出。

「什麼負手絕途?」南宮無疾等人不解的看向了寂。

「說來話長,這負手絕途是一個叫泯喆的殺手稱號,泯喆之前是佛門中人,因心存惡念,作惡多端被掃地出門了。」了寂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道。「這三指碎骨斷筋,便是這廝的獨門武學,被掃地出門後,聽聞泯喆就加入了神秘組織禁樓,傳聞這禁樓是邪魔外道、暗殺、陰謀詭計,無不與之牽扯,如今黑色追殺令的幕後看來就是禁樓。」

了寂一邊說,一邊有意無意的看了看正在彈曲的紅衣女子。

那彈琵琶的女子,聽到了寂的話,手不由自主的彈錯了幾個音。

了寂認為自己是一個殺人藝術家,他覺得禁樓所有的殺手的手法太過垃圾,沒有藝術性,便想借用一切手段去除這些沒有創意的殺手,自己在禁樓中當一個完美的藝術家。

殊不知,了寂的這個舉動,是找死呢!那女子就是禁樓潛伏在五福客棧的殺手,了寂這算是故意挑釁。

「禁樓!泯喆!我與你們勢不兩立!」艾天眼含熱淚,雙拳緊握,咬牙切齒的向禁樓宣戰!

稍作平復之後,艾天像是想到了什麼。「先生,還有一事想問,可知八品仙隱居何處嗎?我這好友南宮無疾有舊傷在身,只有八品仙可醫治。」

「八品仙?實不知他的行蹤,在下有事,先走一步。」譚勤搖了搖頭,起身告辭。

南宮無疾三人起身相送。

「艾兄節哀,禁樓之事還要從長計議。」南宮無疾安慰着艾天,也從心裏打定主意,一定要想辦法解決禁樓,自己身為武林的一份子,有必要還武林一個公道。

夜,深了,客棧大堂之內也沒什麼人了。

三人打算回房休息,就在三人上樓回客房的時候,一陣詩聲響起。「別君縱馬離鄉,幾番邀月彷徨,萬里天涯酒香,憂愁難忘,那時一醉情狂。」

了寂走在最前,率先進入房間,南宮無疾也沒有被詩聲吸引,而艾天覺得詩句耳熟,便找尋起詩聲來源。

客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一個酒蒙子自顧自的喝着酒。

「前輩可是忘憂醉情·疏狂客?」艾天走到酒蒙子身邊,拱手作揖。

「哈,一個酒人而已啊,在此地等上三天,會有你想要的。」說完,酒蒙子搖搖晃晃的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