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盛寵天下小說 第9章(2)_安博小說
◈ 第9章

第9章(2)

需要花錢打點的地方那般多,我怎能看着他永遠都被掌控在王家手中?」燕回又怎會不知王家的打算?燕時在汴京城中的少年公子哥中算得上天賦異稟,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但想要一個人聽話,那就必須有威脅之處。

王家對付他們兩姐弟的辦法就是,他們姐弟都是對方心中的軟肋。

「王家以後怎敢掌控小公子?」歲秋皺着眉:「舅老爺不看別的,也要看看小公子的姐夫可是北境之主,手握重兵,就連官家都要忌憚兩分。」

燕回微微凝神,隨即嘲諷:「那是李家的,況且,王家難道不知李家手握雄兵?但雄兵和權勢相比,到底北境不敢造次,更何況,王家篤定我前來李家後不會得到李家的青睞,可能在王家人眼中,我能好好的活在北境也都是王家的庇護。」

「那姑娘就去得到姑爺的心,只要姑爺喜歡姑娘,看重姑娘,以後誰還敢欺負姑娘?」歲秋不服氣的說道:「只要姑娘與姑爺與老爺和夫人那般,只要姑娘你有姑爺護着,誰敢不把姑娘放在眼中?」

窗外的風聲漸大,猶如燕回心中那波濤洶湧的情緒。

她怎會不知得到那個男人的心才是最捷進的路,只要得到李蘇彧的心,很多事情對她來說就簡單很多。

只是,她最知道不能求的就是,人心。

所以她從來就沒有想過得到李蘇彧的心,更何況,李蘇彧並非她想像的人。

「姑娘,你現在已與姑爺拜過天地是正兒八經的夫妻,你不對姑爺上心對誰上心?這一輩子就是姑爺陪伴在你的身邊,姑娘你的能力那是錦上添花,但若有姑爺疼愛,那就是圓滿。」歲秋喋喋不休的說著,她現在擔心的就是姑娘與新姑爺沒有任何的情義。

「儘管這李家府邸中都在說姑娘你名不正言不順,但姑娘你就是官家正兒八經指的婚事,與姑爺可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姑娘依靠姑爺是應該的。」

燕回輕笑了一聲:「歲歲啊,就算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也是不能依靠的,人心啊,太複雜了,我不想去揣測,也不想去琢磨,我也不會去圍着一個男人轉,與其想辦法得到一個男人的心,倒不如,手中握實李蘇彧想要利用的東西,我只喜歡跟人談合作,而不是談、心。」

「姑娘,奴婢看啊,你就是因為老爺夫人的事,你把自己圈在一個殼子裏面,誰都不能靠近你。」歲秋說著重重嘆了一口氣,替燕回梳妝起來。

今日開始,她就開始以婦人的髮式示人。

卯時三刻。

老太君的人前來院子。

圓媽媽正好遇到從書房出來的李蘇彧,眸瞳微動,視線不由的往主屋看了一眼。

此時,主屋的房門被推開。

這院落本就沒什麼像樣的綠植,只有一棵落了葉禿枯的參天梧桐,陰沉的天氣平白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然,那一襲淡紫錦衣的女子亮眼的很,一出現就引的周遭做着事的下人紛紛往這邊掃來。

圓媽媽的瞳眸中也閃過震撼,她是知曉燕回的美貌,但今日又與在酒樓中的不同,到底哪裡不同?

原來那日在酒樓之中的燕回簡單隨和,那樣的美讓人覺得燕回真的只是個花瓶美人。

然,今日的燕回,那種驚艷的美中帶着几絲凌冽。

圓媽媽視線再落在李蘇彧的身上,又是蹙眉,很少見到公子穿着一襲白衣啊,許是受傷的緣故,今日的公子眉目軒然,臨風而立,往日那肅冷的氣息蕩然無存,渾身只餘一襲和煦之氣。

公子溫文爾雅?

燕回與李蘇彧默契的都走向圓媽媽。

「公子,少夫人。」圓媽媽微微福身:「老太君早早就起了身,就等着少夫人這個孫媳婦呢。」

燕回側眸看了一眼歲秋。

歲秋會意,立即從身上扒拉一個錦袋塞到圓媽媽的手中。

燕回沒有等圓媽媽拒絕,便說道:「我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不懂規矩的地方,還望圓媽媽莫要客氣,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需圓媽媽多多提點。」

圓媽媽下意識的看向李蘇彧,只見李蘇彧斂着眉,渾身那肅然凜冽之氣又有了。

「給你就拿着吧,以後多多照顧她。」李蘇彧說完就提前一步走過垂花門。

圓媽媽收起了那個錦袋,用手指捏了捏,發現裏面是一粒一粒的東西,隨即凝了凝神。

燕回與圓媽媽微微頷首後也朝着垂花門走去。

圓媽媽看了一眼身邊的人,身邊人會意直接朝着主屋走去。

而走過垂花門的燕回卻見到李蘇彧好似在游廊中等着她。

待她走至李蘇彧身邊時,李蘇彧也開始挪動步伐。

「將軍傷勢可好些了?」猶如第一回相見那般,燕回落落大方,似老友一般關懷,只是言語中的疏離誰都能聽得出。

「不疼了。」李蘇彧平聲道。

燕回想着若以另一種方式識得李蘇彧,應該會成為她很欣賞的一個男人,只是她的立場變了,成為了他的妻子,很多事情就不能以商場上那般手段來與這個男人周旋。

她也在考慮歲秋的話,得到這個男人的心。

可,談何容易?

「等下見了老太君,妾身替將軍換藥吧。」

李蘇彧眉目不動,直視前方,餘光不知覺的瞥着女人纖細的身段,隨即凝神,這主動的示好,還真是讓他覺得不適。

「將軍不方便?」燕回直言。

「已無大礙,讓夫人掛心了。」李蘇彧可沒覺得這女人是真的想伺候他。

燕回不再說話,神情間也沒有別的情緒,期間李蘇彧掃了一眼燕回,二人似乎達成了一種默契,那就是只要不僭越對方的底線,都能好好相處。

但到底已成為夫妻,很多事情已經捆綁在一起。

直到走至老太君的院落。

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從另一邊趕來的江蘊與江霄。

「二哥,少夫人。」江霄笑着喊道,雖在笑但那眼中卻格外的冰冷。

「蘇彧,少夫人。」江蘊福身一禮後,抬眸看着李蘇彧身邊站着的女子,衣袖下的手下意識的緊握成拳,果真是好樣貌。

燕回察覺到了一絲僵硬的氣氛,她的目光掃了掃昨夜闖進房中的少年,又掃了掃少年身邊站着的女子,似乎,這三人間有……故事?

「喊嫂子。」李蘇彧淡淡的看着江霄,似乎是在對江霄的稱呼很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