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弒父系統!我在三國一路變強 第9章_安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諸位,為救我兒性命,某特拿出家傳寶弓作押,換取些錢財。」

「待日後贖回寶弓,當加倍還之。」

洛陽街道上,一名中年漢子手持弓箭,不斷在人群中喊叫着。

奈何路過人之人皆是尋常百姓,買這弓來又有何用?

「唉。」

中年漢子望着眼前路過的人,嘆息一聲。

這弓,別說是押了,就是便宜賣給別人他也願意。

可是自始至終,無一人搭他的話。

就當中年漢子絕望之際,一身着甲胄武將來到他的身前。

本以為是識貨之人,沒想到是一潑皮無賴。

仗着官職,不由分說就要搶奪他的寶弓。

雙方便爭吵起來,甚至大打出手,周邊百姓紛紛圍觀。

「熱鬧啊,吃瓜。」

武詔與張遼在酒肆內出來,便見到了諸多百姓圍在一起。

還有人在喊着打架了,動刀了,大家快來看。

作為吃瓜群眾,怎能放過。

「這中年漢子是個練家子。」

擠進人群中,張遼說了一句。

「嗯。」

武詔默默點點頭。

這些西涼兵刀劍出鞘,幾乎是下了死手。

中年漢子則是知道身處天子腳下,不易得罪他人,尤其是當兵之人。

所以出手還擊不傷及人命,只是把西涼兵給制住。

轉眼間,西涼兵皆被放倒,一個個像疊羅漢一樣互相壓着。

「若是平時這弓給將軍也就給了,但現在某身無分文,需賣出此弓給犬子治病,還望將軍可憐。」

中年漢子不斷抱拳,給那名武將模樣的人賠禮道歉。

「哼,你兒子死不死關我何事,此弓你給還是不給?」

面對中年漢子卑躬屈膝,將領不為所動。

若是再敢多言,他便命人封鎖城門,將人給抓起來。

到時候別說治病了,直接死在大牢中。

「夠了。」

武詔從人群中走出。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中年漢子武勇了得,又給兒子籌集錢財治病。

這不是黃忠,他直接吃。

「放肆,你可知我是誰?」

將領名為李利,乃是李傕侄子,所以這般囂張行事。

「你是誰?」

武詔一驚,這是哪家公子出來炸街了。

他方才是不是太囂張了?

「我乃李傕之侄,李利是也!」

「原來是小癟三!」

武詔話落,大逼兜已經抽了出去。

給他嚇了一跳,以為是誰家公子呢。

「太奶,我不跟你走,別拽我,我不走……」

李利被這一大逼兜扇的暈乎乎的。

「帶着人走,否則我真讓你去找你太奶。」

武詔看也不看李利,一個小人物罷了。

他與呂布共同執掌并州兵權,其地位在董卓心中與李傕不相上下。

別說是李利了,就是李傕來了,該不給面子還是不給。

何況自始至終,這些涼州將領都是他要搞死的目標。

李利臉色頓時難看起來,眼神中帶着敵意。

這武詔果然是并州軍出身,與他們涼州軍不是一條心。

「是……」

李利與太奶拉扯成功,撿回一條小命。

他咬緊牙關,好你個武詔。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等着吧,他回去就把此事告訴叔父!

「散了吧,再敢看就把你們抓起來!」

武詔一嚇唬,吃瓜的百姓瞬間四散而走。

「多謝恩公搭救。」

中年漢子見李利灰溜溜離開,喜悅之情無以言表。

世上還是好人多啊。

若不是少年幫他解圍,他還真無法應付這潑皮無賴。

「只是路見不平罷了,我看你頗有勇力,敢問尊姓大名?」

「恩公謬讚了,某尋常百姓罷了,姓黃名忠,字漢升。」

黃忠抱拳,為武詔行了一個大禮。

「好字,前方有處謁舍,入內閑談如何?」

武詔眼前一亮,落難的黃忠,必須將其收下。

「好,請恩公先行一步。」

「父親,方才發生何事了?」

車內之人早就病入膏肓,時而清醒,時而昏厥。

方才他聽到車外聲音嘈雜,似有人在爭執,甚至大打出手。

他何嘗不想出去幫助父親,可身體是他的,卻使不出力氣,只能幹着急。

「無事,今日遇到好人了。」

黃忠面帶笑意,為兒子遮了遮鋪蓋角,以免兒子着涼。

隨後他鑽出馬車,拉着馬車往謁舍走去。

先前他也有一匹好馬,可是為了兒子抓藥,迫不得已將其賣掉。

不過自己拉車也好,遇到不好走的路段能控制一番,以免讓兒子受到顛簸。

「還請大爺上樓上雅間。」

武詔已經打過招呼,小夥計見到黃忠立馬熱情待客。

「都來幫把手,給抬到上房去。」

「手腳麻利點,切勿傷了貴客的身子。」

小夥計招呼着人,順帶把車內的黃敘也抬了出來。

「多謝,多謝。」

黃忠不斷道謝,內心思緒萬千。

他也算是走遍大江南北之人,遇到形形**之人,從未有少年這般。

這哪裡是好人,明明是貴人。

「恩公如此招待小人,小人無以為報啊,敢問恩公尊姓大名。」

黃忠來到雅間,聲音顫抖着說道。

「我乃武詔武子諭。」

「原來是武恩公,受黃某一拜!」

「不必施此大禮。」

武詔起身扶住黃忠胳膊,直接將其提起。

黃忠微微一驚,他以為自己力氣就夠大了。

沒想到,恩公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力氣。

「我知你子身患惡疾,你四處尋醫未果,今我可出手一治,若能治,你日後當為我效力。」

「若治不好,用這些找當地富戶換取銅錢,再去尋醫也未嘗不可。」

武詔拿出幾塊價格高,卻不流通的白銀,整齊的放在桌上。

這便是董卓給他的賞「金」千兩,普通人家根本用不上。

「多謝恩公,從此以後,忠為恩公牽馬執凳,萬死不辭。」

黃忠見武詔如此說,大為感動。

無論能否治好黃敘,自今日起,他便是武詔的奴僕了。

此時,武詔表面如常,內心卻十分的激動。

收下黃忠,第二步計劃已經完成。

若是成功把郭嘉也收入麾下,這小班底便成了。

黃忠,郭嘉,張遼,還有潛在岳丈呂布。

再加上擁有宇文成都武勇的他。

這陣容,就問還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