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脈聖體:我被人搶去做解藥 第3章_安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陳復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聽起來好威風啊!」

「可如果你們真那麼有用,那瘋女人又豈會將我抓來,傳我一身本事?」

「那幾味藥引,恐怕沒那麼好得到吧?」

「你這麼厲害,不如你自己去拿?」

瘋女人八年前身中劇毒,這些年借他的血壓制毒性,也終於被她找到了解毒之法。

只差最後幾味藥引。

張末怒哼一聲,滿臉憤恨,「如果不是八年前那一戰,我們斷魄崖被龍國鎮武司盯得緊,你以為需要你這條野狗?」

嗖——

有風吹過。

夜魅那嫵媚撓人的俏臉霎時劇變。

張末也驚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脖子被這個比自己小了十來歲的青年扼在手中。

接着,雙腳離地而起。

窒息感,鋪天蓋地的湧入大腦,讓他瞳孔擴散,臉色迅速漲紅!

陳復一手負後,一手將他舉起,冷厲的眼神似能將人千刀萬剮。

「現在,沒有十大修羅了。」

右手驟然發力。

喀嚓!

清晰的骨裂聲,讓張末瞬間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

他的眼中,怒火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驚恐!

一旁的夜魅也花容失色,急忙喊道:「少主!請手下留情!」

砰——

陳復像是扔垃圾一樣,猛地將張末甩向了夜魅。

後者臉色劇變,下意識接住,卻被這股恐怖的力道一起砸飛,落在二十餘米開外。

等站穩後,再看懷中,張末瞳孔激凸,眼球充血,喉骨已經粉碎!

死不瞑目!

嘶——

夜魅俏臉煞白,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覺得頭皮發麻,肝膽欲裂。

同為十大修羅,她對張末的實力了如指掌,竟然被眼前這青年一個照面秒殺了?!

來的路上,他們可從未把這少主放在眼裡!

現在沒有十大修羅了……

這如同索命惡鬼般的話,上一秒才剛聽到,下一秒就變成了現實。

十大修羅,變九大修羅了。

看到陳複目光掃來,夜魅額頭瞬間冒出冷汗。

急忙把張末的屍體丟下,單膝跪地道:「屬下夜魅,參見少主!」

陳復淡漠道:「漢城的那味藥引,在哪?」

夜魅立即說道:「在李家手中。」

「去李家!」

路上,夜魅把李家的情報詳細彙報了一遍。

「這一味藥引,名為天心胎,普通人得到,能祛除百病,延年益壽,我們武者得到,能強健體魄,百毒不侵。」

「而這李家,是漢城第一大世家,兩年前李家老爺子李有才八十大壽,有人拿此物作為壽禮,李老爺子甚是喜愛,一直貼身攜帶。」

「李老爺子膝下三子,長子入政壇,身居要職,次子自幼習武,被青山派掌門收為弟子,實力斐然,幼子在軍中進修,常年不在身邊。」

聽到這些資料,陳復冷笑不已,「你乾脆告訴我,這天心胎,不可能拿到就行了。」

三子入三行,且都有建樹。

他如果強行奪取,即便能搶到手,日後也會有無盡的麻煩。

而這還只是第一味藥引。

難怪那瘋女人,要費盡心思培養自己。

夜魅表情也有些尷尬,「少主,強取自然不行,一旦在李家動手,極易引來鎮武司,到時候就麻煩了。」

「而我們的身份,早就上了鎮武司的通緝名單,所以不能和少主一同前去,只能在暗中幫少主收集情報。」

「不過也不是全然沒有機會,我們調查過,李家的大小姐最近突然得了一種怪病,一見光就會昏迷,李家請了很多名醫都治不好。」

「少主盡得崖主真傳,想必覆引神針也早已學會,或許可以一試。」

……

李家。

作為漢城第一大世家,每天都有無數人擠破腦袋想踏進李家門檻。

哪怕只是進來看看,出去後也是一大談資。

陳復獨自一人來到李家大院外。

此時有十餘人和他一樣,站在院外等候,兩名李家下人站在門口,目不斜視。

見陳復徑直走向大門,那十餘人中立即有人開口道:「哎,小夥子,你是幹嘛的?」

陳復瞥了那人一眼,冷漠道:「治病!」

那人一臉狐疑的上下打量他,「就你?」

其餘幾人倒是見怪不怪,畢竟李家現在廣召天下名醫,這可是碰瓷的好機會。

那人見陳復不搭理他,又喊道:「哎哎,懂不懂先來後到啊?我們可都是來治病的,老實去後邊排隊!」

門外兩名李家下人,看到陳復直接要進去,眉頭頓時一皺,橫移一步將他攔下。

「沒聽到嗎?排隊!」

陳復面無表情,「他們是來沽名釣譽的,我不是。」

兩名下人嗤笑一聲,「他們被攔下之前,都是這麼說的。」

陳復眉頭微皺,他不想浪費時間,當即一步踏入大門。

那兩名下人還想阻攔,只看到眼前一晃,人都不見了,急忙回頭,只看到陳復的背影。

「站住!」

「有人闖進去了,快通知方隊長!」

……

李家後院。

這裡是李家家眷居住的地方,說是後院,不如說是莊園。

佔地極廣,房屋上百間。

假山流水,綠蔭蔥蔥,儼然是一個五星級度假村。

其中一處別院,正是李家大小姐居住的地方。

此時這裡聚集了十幾人,一些在院子里等候,少數幾人在裏面的房間。

「庸醫!給我滾!」

一聲怒喝突然從房內傳出。

緊接着一個面紅耳赤,很是尷尬的男人被趕了出來,也不敢面對院子里那一雙雙異樣的眼神,灰頭土臉的跑了。

一個身穿居家服的中年男人,滿臉怒容的出現在房門外,衝著院子里的人喊道:「下一位誰來治療?」

這些人頓時躍躍欲試,一個個邁開腳步準備進去,能進到這裡,多少都是有兩把刷子的名醫。

但前面這麼多人都束手無策,他們也不敢保證能治好。

只能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萬一治好了,那就是名利雙收的大好事。

即便治不好,李家名聲在外,也干不出遷怒於他們然後把他們宰了這種事出來。

就在這些人爭先恐後時,一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現在那中年男人身前。

「我。」

李鎮平眼神一凝,看着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青年,心裏閃過一抹震驚。

武者他不是沒見過,以他的權力,調動漢城鎮武司的人,也只需要一個電話。

但這青年,給他的第一眼就是深不可測!

這些年他在政壇也算閱人無數,震驚之餘迅速鎮定下來,頷首道:「請!」

院子里那十幾位名醫,全都愣住了。

請?

之前他們這些同行名醫進去的時候,可都沒有得到這份待遇。

這青年,是何方神聖?

跟着李鎮平進入房間,裏面有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