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心動6我被直球姐姐釣成翹嘴 第9章_安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瞬間,直播間的觀眾也開始興奮起來!

「他來了他來了!他踏着堅定的步伐走來了!」

「侯哥,你怎麼現在才來,家都快要被偷了!」

「清華和北大的修羅場開始了!」

「清華vs北大!想想都很刺激!」

「王鍇智:我為這個家操碎了心!」

「雲哥根本不像是來參加戀綜的,更像是來吃瓜的。」

「我也覺得,我老公只喜歡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別人呢?(/害羞)」

「拔刀吧,雲哥是我的!」

漸漸的,彈幕開始歪樓了。

……

侯綽成進來先是看了一眼坐在侯思意對面的孫敬君。

然後再看了看旁邊的顧朝雲和王鍇智,直覺告訴他這裡的氣氛很不對勁,可能這就是情敵之間的互相感應吧。

最後他看着侯思意問道:「你們來了很久了嗎?」

「沒有,我們也是剛到一會。」王鍇智不愧是老好人,憨笑地回答道。

現場只有侯綽成和孫敬君不認識,兩人互相自我介紹後就入座了。

侯綽成什麼都沒說,直接坐在了侯思意的旁邊,然後發現桌上有個小海豹的手辦,故作好奇的問道:「這個是什麼?」

侯思意看了孫敬君一眼,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他給我的小海豹,可愛吧」

「可愛可愛。」

正在倒水的侯綽成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僵硬,笑得比哭還難看。

這時節目組十分懂事,分別給了其他幾個人的鏡頭特寫:

侯思意臉上我的高冷女總裁 陸塵 李清瑤有點尷尬地拿着小海豹。

孫敬君雙手抱胸。

而顧朝雲和王鍇智早早就閉上了麥克風默默吃瓜。

特別是顧朝雲。

因為坐的比較遠,視線在他們三人中間來回移動,活脫脫一個瓜田裡的猹一般,給觀眾都整笑了。

——畫外音

【孟子意:啊!!!來了!!我好喜歡看這樣的修羅場!!!】

【杜海滔:他給我的小海豹,拿在手上摸,還說可愛吧,哇哦!絕了!】

【何朝連:哈哈,旁邊的顧朝雲和王鍇智真就「吃瓜」群眾唄!】

【楊承霖:小孫加油!我看好你哦!】

……

也許是見場面比較尷尬,王鍇智忍不住出來轉移了話題:「你們早上坐那個大巴了嗎?」

「沒有。」侯思則搖了搖頭。

「那個大巴說是可以載着你們送到一個地方。」王鍇智轉過頭看向旁邊的孫敬君,「你一般去哪?海淀?」

孫敬君:「對。」

侯綽成來了興趣,直接看着孫敬君問道:「你在海淀嗎?我也在海淀,你是還在讀書嗎?」

侯綽成是有點自己的小心思的,畢竟作為北大的學生,雖然是體育特招的,但還是牌面拉滿的,所以他想稍微的裝一下逼,順便通過學歷上的優勢來打壓一下「競爭對手」。

「嗯。」

「你是哪個學校的?」

「清華。」

「……哇,這麼厲害。」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直接被打臉了。

侯綽成:「你是學什麼的?」

孫敬君沒有回答,直接反問道:「你是北大的?」

一瞬間,彈幕直接刷刷刷的發滿了整個屏幕。

「來了,清北之爭!」

「啊啊啊啊,小孫,你是我的神!!!」

「清華直接反殺北大!!!」

「侯哥撞槍口上了,他剛想炫耀一下北大,結果被咽了回去。」

「雲哥:不用吃飯了,吃瓜都吃飽了。」

「侯哥你說你一體育特長生跟別人正兒八經的清華生比什麼啊?!」

「小孫真的好厲害,雙商都很高,我就喜歡這樣的!!!」

「侯哥:你什麼學校,小孫:我清華的。」

……

侯綽成有點尷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但還是硬着頭皮講下去:「我不是北大的,不過我認識很多清華的,你可能都認識。」

「可惜了,我們為什麼沒有早點認識。」孫敬君直接拿起杯子向侯綽成敬了一杯,「沒事,今天認識也挺好。」

「可以可以。」

侯哥繼續尷尬地笑着,手也不知道放哪裡好,一直在桌下不安的擺動。

這兩人給人的感覺在聊天,好像又在沒聊,話中有話,笑裡藏刀。

不過畢竟還要相處一段時日,顧朝雲也不想他們鬧得那麼僵,於是出來緩解一下氣氛:「小孫,眼神不用那麼犀利,雖說你們兩是宿敵,不過千萬別打起來,我待會還要吃飯呢。」

經過顧朝雲這麼一攪和,氣氛逐漸變得輕鬆起來。

「雲哥,都是網上玩梗而已,我也認識不少北大的朋友。」

孫敬君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知道顧朝雲是什麼意思,也順着台階下來了。

侯綽成:「哈哈,對,都是開玩笑而已」

就在這時。

又有人推開門進來了,是雙胞胎的姐姐李語嬌來了。

「你們好。」李語嬌看着大家都站起來歡迎她,有點靦腆地打了聲招呼。

「這麼多人,我坐……哪?」

不過她還是很自覺地往孫敬君和顧朝雲這一排走過來,畢竟對面都是601的,她和他們也不熟,自然不太可能往那邊坐。

但是這邊明顯已經有三個人了,她也不好意思坐下,不然會顯得不禮貌。

「看你喜歡。」

孫敬君倒不是很在意,他現在眼裡現在只有侯思意。

關鍵時刻還是顧朝雲出來解了圍。

不過,這個結果不是李語嬌想要的。

顧朝雲端起了自己的杯子指了指自己的座位:「你坐這吧,我剛好過去和侯哥熟悉熟悉。」

「歡迎。」

侯綽成當然沒什麼意見,他對於顧朝雲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剛才不僅幫自己解了圍,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看出來顧朝雲對於自己的目標侯思意並沒有什麼想法。

也就是說不是對手。

那就是朋友。

李語嬌愣了一下,有點失望,不過還是很有禮貌地向大家介紹了自己:「我叫李語嬌,叫我啾啾就好。」

剛好旁邊的王鍇智正給她倒水,便向他問道:「你叫什麼?」

「我叫王鍇智,叫我威廉就行。」

「我叫侯思意,你可以叫我小侯。」

輪到侯綽成,他舉起杯子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先來表達一下昨天的歉意,對不起。」

「怎麼了?」

李語嬌有點懵,不是自我介紹嗎,怎麼突然開始道歉了?

「就是開了個玩笑,我先自罰一杯。」

原來侯綽成了為了昨天沒有提醒雙胞胎姐妹走錯小屋而道歉。

「沒關係,沒關係。」李語嬌連忙擺了擺手,不過還是接受了侯綽成的歉意。

多了一個女生後,眾人又開始找話題聊,氣氛也變得更融洽起來。

不過顧朝雲基本都是沒怎麼說話,只是時不時隨口應了幾句,期間李語嬌一直想找話題和顧朝雲聊,但由於兩人坐得比較遠,加上顧朝雲有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沒找到什麼合適的機會。

……

……